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骄阳荷飘in网易的博客

乐天乐善乐学乐思,苦心苦志苦劳苦时——苦中作乐

 
 
 

日志

 
 
关于我

-乐天、乐善、乐学、乐思。 -山川铭缘,申年顺发,七七巧丫,九九归真,午夜紫阳,意气尤佳,朝花午拾,为时真雅 -特长:篮球,羽毛球,国画,钢笔书法,英语,日语 -爱好:文学,音乐,织毛衣,日常医药、保健与营养 -目标:爱身边的人们 -信念:做好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这方水土这份情——贺覃守政诗集《村居闲吟》付梓(作者:田天)  

2014-05-16 11:28:44|  分类: 覃氏族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方水土这份情——贺覃守政诗集村居闲吟》付梓

大约是五、六年前,我偶然读到守政老师怀念我父亲的一首诗,其中有此君早逝成遗恨,但愿来生共一林的妙句,这就不单单是为父辈的真挚友情而感动,而是从诗艺的角度,心悦诚服、敬佩有加了。诗人们有一句三年得之说,仅此但愿来生共一林一句,即已见证守政老师推敲炼字的真功夫;所谓共一林,共的是屋后山坡上那片茂盛树林、那片苍翠竹园,可能只有我们家乡人才懂,对于两个少年同窗、一生共事的朋友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手足情深、最后的生死与共!

守政老师如今已健步迈进古稀之年,可是在我这里,他还只有三十七八、四十岁不到的样子,比我现在还年轻得多。

三十二年前,在长阳资坵一个名叫金家埫的半高山上,有几栋年久失修的土墙瓦屋,有一小块勉强能做操场的平地,于是就成为我们山里孩子梦寐以求的全公社最高学府了。那时集镇上的资坵中学尚未建成,我们便在这荒山野岭借房过渡,因此上课倒是小事,主要是半工半读,隔三差五就在老师的带领下,背起背篓翻山越岭,挖土垒石建房子。

守政老师是县内名师,他教高二语文,而我读高一,即使在那种并不在乎教学质量的环境下,他也认认真真对待每一堂课,那激情高扬的声音常能穿墙破壁顺风飘来,我就坐在隔壁,就算不能坐在教室里亲聆他的耳提面命吧,却也常常偷得片言只语;加之我的教师父亲对他的学问人品一贯敬重,曾暗中托付他对我严加管教,甚至授权他烦了可以开打,要是在校园里偶遇或者在背炭抬石头的山路上撞见,他对我自然多了一份语言的关切与目光的威慑……

所以时至今日,在我的记忆中,守政老师还是那种孤傲清高、不怒自威的严师形象,就跟父亲生前对待我们四兄弟那样,居高临下、令人敬畏,板着面孔、我们不敢不服;但同时也知道,其实他们对子女、对学生都怀着一腔深沉父爱,只是疏于表达而已。

不过老实说,我可从来也没想到,如此严谨持重、不苟言笑的守政老师,会在退休养老之际忽然脱缰纵情、诗兴喷涌,老夫聊发少年狂

守政老师躬耕杏坛四十年,满头的粉笔灰变成满头银丝,可是临到退休之时,还得回到乡下老屋里居住生活,似乎是终点又回到起点;不过,他没有像某些老年人那样,失去岗位就陡然老了一大截,而是很快找到一种新的、诗意盎然的生活方式,桑榆随兴寻诗去,山野采风含笑还

退休之后的村居生活也许单调贫乏,但是朝与青山秀水作伴、暮与田夫野老为伍,满山遍野乡音飞扬,朝朝暮暮亲情弥漫,粗茶淡饭又特别养人,而这些恰恰是构成一首好诗的基本元素;桑榆之年忽然回到家乡的怀抱,算是一次真正的时间解放与人性解放,是把动辄得咎的职业人生放逐到自由自在的精神乐园里,忙忙碌碌一生之后,总算回归诗歌的土壤。

于是在短短几年间,守政老师写下了两百多首诗词,长篇短制皆有,新体旧体齐备,许多篇章都属上乘之作,让我们这些晚辈后生又惊又喜;反复诵读他的诗词之后,我要说,守政老师本来早就具备一个优秀诗人的才华学养,只是被堆积如山的课本教案淹没了、淹没了大半生,现在倒好,退休让他解枷卸锁,压抑已久的情思灵感被激发出来,绝律低吟土家味,竹枝高唱百花坛,家乡的山水草木、乡俗民情成全了他,也让我们见识了一个厚积薄发、大器晚成的诗人。

读守政老师的诗,立刻想起清代乾隆年间的长阳诗人彭秋潭,他的长阳竹枝词写民俗、咏风土、哀民生、抒真情,许多篇章字字珠玑,至今流传清江两岸。此是下里巴人音,短歌不尽此情深。彭秋潭生前著述颇丰,而流传至今的也就薄薄一册《长阳竹枝词》,总共辑录五十首诗,均为七言四句,加在一起才1400字,真是到了字斟句酌、惜墨如金的地步。

根据彭氏自己的说法,他写诗是为了敷陈土风,布告勤苦,质而不阿,微寓劝诫,因而笔墨所及,家乡的山川风光、乡风民俗、地望人物、物产方技无不尽收囊中,既有琐细诙谐之趣,亦不乏讽喻警示之诚,最终以少胜多、以质抗阿,以方言土语打败了那些汗牛充栋的锦绣华章。比如写长阳的山川景物,文人墨客从来都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之类,彭秋潭却以四句白话诗绘出概貌、画下全景: 长阳溪水乱滩流,无数高山在上头,山田只有包谷米,山船惟有老鸦舟秋合为一字)。

写得何等真实而生动!清江行舟,那种两头尖翘的小船自然免不了颠簸,只见两岸高山都在头顶奔驰,更有溪水飞溅,化作道道美丽瀑布,望一眼岸上山坡吧,便是满山遍野的包谷林……

也许是受到本土诗坛前辈的直接影响,守政老师也写了许多有关家乡山水风光的诗词。从老家柿贝村出发,先到周边邻近的龙头观、土地岭、花屋场观景,再到天池口、渔峡口揽胜,然后跨过清江,气喘吁吁爬上黄柏山纵目远眺,足迹所至,情之所在,许多作品出口成诵、堪称佳作。这是写黄柏山峰顶黄金藏的:

炎天五月山飞雪,八月秋高霜凛冽。松杉峰巅千年矮,雪压风刀斩头截。

黄金藏海拔两千多米,一年四季云缠雾罩,五月飞雪是常事,那里山高皇帝远,曾是清末白莲教起义的根据地,而且至今未通公路,只能拄着拐棍徒步登山,对一个花甲诗人来说,一首诗得来多么不易!

然而,守政老师写景揽胜的脚步并未止于家乡,他到过宜昌、上过北京,随时随地都有感兴,一景一物都能触动强烈的情思,而且又觉得不能不说出来,不能不写下来:

揽胜先登坛子岭,瞰临全貌动人心。长桥横跨通天堑,大坝拦河截雨云。

电力东输达淞沪,巨轮西驶到宜宾。高新科技凝嘉果,气势恢宏举世钦。

这是他前年参观三峡大坝后即兴创作的一首七律。他风尘仆仆登上坛子岭,自然没有大人物那种大江东去的豪迈慷慨,有的只是一个普通中国人真实的激动与欣喜,情不自禁写下来,于是就成就了一首好词。因为好诗好词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用自己的话来写自己的情思。

讴歌三峡工程的诗文何其多,几乎每个稍有点名望的文人都写过此类大作,浩浩煌煌的三峡文库也许并不欠缺守政老师这一首;但是,写诗作词原本就是作者自己的事,有了感兴写下来,表现的是此时此刻真实的心境,这在作者就算大功告成了;至于是不是所谓杰作、有没有什么永恒的艺术价值,实在不必计较。

我在彭秋潭的长阳竹枝词里读到不少记录长阳民族风俗的作品,比如描写土家人哭嫁这个蛮家风俗的,十姊妹歌歌太悲,别娘顿足泪粘衣。宁山地近巫山峡,犹似巴娘唱竹枝。短短四句,就把一道奇风异俗写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有情有景、情景交融,几乎可以据此拍摄一个电视场景了。

顺便提一句,这首诗记述的场景就在地去县城二百里的资坵天池口,那是我的老家,而守政老师就住一河之隔的柿贝村,而且娶妻天池口,就是说,彭秋潭所写宁山,正是我们师生共同的故乡。

哭嫁之外,资坵还盛行跳撒叶嗬,当地也叫打丧鼓,用于祭奠亡人、陪伴丧家,我们小时候只要听得三声铳响,就会揣上几挂鞭炮、几刀火纸飞跑而去,一打丧鼓二帮忙;因为你家也有老人,某一天也需要别人来作揖烧纸、跳丧帮忙。对这种通宵达旦的祭祀歌舞,彭秋潭写过谁家开路添新鬼,一夜丧歌唱到明竹枝词

然而,现今时代不同了,守政老师面对的撒叶嗬已是土家族的文化标志之一,并被国家文化部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前女人是不准跳丧的,有道是女人跳丧,家破人亡,现在却被改编成群众歌舞,男女老少都能参与,甚至获得了全国体育广场舞蹈的金奖。

目睹此情此境,守政老师也很兴奋,当即写下一组格调欢快、动感十足的《山乡歌舞》,自然不再有彭秋潭当年感喟生死的忧伤:

日落西山喜满怀,堰岭灯燃聚拢来。男女勿须分老少,且将大路当舞台。

排排队队摆长蛇,要跳土家撒叶嗬。掌鼓歌师领头唱,众人脚步踏合辙。

猛虎下山燕双飞,响鼓更须重锤擂。大汗淋漓声嘶哑,舞到三更带笑回。

时代更易,乡风民俗随之而变,一家一户的撒叶嗬也走出堂屋道场,来到人来车往的大路上了;竹枝词本是巴渝一带民歌,经唐代诗人刘禹锡改造才登大雅之堂,再经彭秋潭而成长阳竹枝词,而今,守政老师承继前人、触类旁通,既对那些遗留至今的土风巴俗描形绘影,同时也赋予鲜明的时代色彩、融进独特的个人光华,从而抢救了竹枝词这种传统文体,并在新的历史背景下进行了深度开发,令耄耋老树再绽新枝,焕发勃勃生机!

彭秋潭当年操土音,说家常,善写市井百态,其中数首诗作就与守政老师熟悉的教育教学有关。

生儿莫道在村庄,也要经书念几行。绾个木箱提篓饭,山神庙里是学堂。彭秋潭所写,正是我们幼时经历过的场景,带上几个炕洋芋,提个蔑烘笼,我们就到从前的祠堂里读书上课去了;一堂学子耍功夫,怪得先生讲究粗,知道明春当县考,两三相伴读冬书。按如今的说法,就是家长怪罪老师教学马虎,让孩子假期开小灶补课。

作为教师,守政老师更有多篇诗词写到校园教室、教师学生。有的是对人生历程的回顾、对流淌岁月的感叹,比如小学乐初中难师范苦等篇,让我们循着他的足迹,重新体会到童年之乐、赶考之苦、求学之难,伙食欠资催交急,棉衣无备挨冻寒,这不正是中国人在困难时期苦挣苦熬的真实生存处境吗?

接着,他初为人师了;接着,他被数次政治运动搞得晕头转向,劫难四年无住,乱党罪行昭著。跪打土飞机,冤苦无处申诉。无数!无数!遍地妖风鬼雾。好在天遂人愿,也有苦尽甘来之时,晨曦映林梢,学子惊鹊鸟。琅琅读书声,小树轻轻摇。露珠眼睛眨,点头山花笑。窃窃促膝谈,疑义共推敲。这样的苦读画面,这样的求学氛围,本是多年来求之不得的;于是他与同行老友相约立誓,少时共芸窗,书田同心耕。教育可兴国,共勉献微芹。从改革春潮起于神州,直到年龄到点遵命退休,其间他度过了一段扬眉吐气的黄金岁月,也兑现了一个教师桃李天下满,德范示后生的职业诺言。

然而也有不少遗憾,等到他离开那张相伴几十年的讲台之后,再把目光投向魂牵梦萦的学堂,看到的却是另一番光景:

如今教学更为难,学生厌学只贪玩。考试成绩硬标准,急得老师想动蛮。

动蛮是动手打人的意思。经济大潮下的厌学之风,已把一个退休老教师弄到想打人的地步,可见其情之急、其痛之切!

诗词本来就是抒情言志的东西,固然你可以叙事,可以说理,但是归根究底还是要抒情言志,还是要写出这片水土这片情。古人有云,诗言志。然而何谓诗、何谓志,历代诗家、注家却有不同解读。曾读到闻一多先生《歌与诗》一文,他说,志与诗原来是一个字,而志有三个意义:一,记忆;二,记录;三,怀抱。

如果根据闻先生志有三个意义的说法,我们可以说,守政老师这几年间的两百多篇作品,便是对诗言志中国诗歌传统的一次成功实践;而且竟然有那么多篇作品与三个意义一一对应,这当然不是巧合。要么就是诗词大家闻一多高瞻远瞩、见解非凡,要么就是守政老师已经深入艺术堂奥,在生活的原生态中领会了诗词的写作真义,而不再是他的谦辞里所谓粗通格律、蹒跚学步了。

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来,不论是捕捉人生悲喜、感悟生活真谛,还是记录世事沉浮、跟踪时代变迁,或者以情动人,抓住在忙碌杂乱的生活里刹那间内心生活的激荡痕迹,也就是所谓怀抱吧,守政老师的作品都有准确到位的表现,身居村野、放眼人间,体察纤毫、俯仰天地,最后才形成一首首情思宛转、丰富多彩的诗词。

但特别要说明的是,我觉得他大可不必写那些人云亦云的时代新声,我倒是更看重他那些表现一瞬间忽然产生、但又转瞬即逝的个人感觉的作品,即便是四言八句、小诗小令,我也认为比那些铺张文辞、夸张情感,却内囊空空、一无是处的宏篇巨著要强、要好。

现在是20099月,守政老师的世举、世斌等四位公子有心把令尊的部分作品集结刊行,我便自告奋勇写下读后感,不是为了品评老师的作品,因为我并非诗人,不过是拉拉杂杂、乱说一气;再说,天下只有老师批改学生作业的道理,我做学生的,哪能上下颠倒、犯上作乱?我写这些文字,只是为老师的古稀大寿献一份微薄寿礼。

(田天,长阳土家人,国家一级作家,武汉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北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