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骄阳荷飘in网易的博客

乐天乐善乐学乐思,苦心苦志苦劳苦时——苦中作乐

 
 
 

日志

 
 
关于我

-乐天、乐善、乐学、乐思。 -山川铭缘,申年顺发,七七巧丫,九九归真,午夜紫阳,意气尤佳,朝花午拾,为时真雅 -特长:篮球,羽毛球,国画,钢笔书法,英语,日语 -爱好:文学,音乐,织毛衣,日常医药、保健与营养 -目标:爱身边的人们 -信念:做好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褚氏家族 文献资料--2  

2012-02-02 14:22:47|  分类: 湖北五峰褚氏家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拓疆者之歌

 —— 为五峰褚氏而歌

第一声啼哭响起,悄悄蕴藏的希望把生命之歌唱响,孕育蓬勃生机。第一片土地上,刀耕火种,把希望的种子播撒,土地渐渐富庶,家族慢慢繁衍生息。为了这片土地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生命轮回连绵,山河锦绣万年,五峰褚氏先祖,是勇敢的拓疆者!

山水险恶不曾使先祖的脚步停顿而裹足不前,战乱的威逼不曾使先祖懦弱而逃避,饥荒的煎熬不曾动摇先祖的信念而妥协,瘟疫狂澜不曾使先祖退缩而放弃,疲惫艰辛不曾使先祖懈怠而屈从......兄弟相谐,同甘共苦,肩负兴家旺族的责任,开辟出一片新天地——他们,就是我们五峰褚氏的先祖!

这片土地养育滋润着褚氏子民,一代又一代。先辈的庇护,在星岩坪、红渔坪、白溢坪、苦竹坪、付家堰一带高山深壑、灵山秀色中如云烟氤氲;先辈的恩泽,如星岩坪裕安桥下清澈见底的潺潺泗洋河水蜿蜒流长;攀行在青山幽径中,山花儿努力绽开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散落在这片古老而日新的疆土上,犹如先辈撒下的种子,正以她全新的姿态开启美好的未来和希望。

多少年来,五峰褚氏的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开辟拓展了一片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传承发扬了般般家族美德,不断求索成功与向上,与人为善,书写着积极的人生。多少辈人,以独有的睿智紧跟时代的步伐,在时代的浪潮中,步步勇踏浪尖,成长为时代的弄潮儿;多少代人,以独到的人格魅力,精诚团结,奋力拼搏,使褚氏家族成长得有威有望!

拓疆者的身影,如千山万壑间绚丽多彩的山花,不同的人生,将同样的美丽尽情绽放;拓疆者的精神,如开天辟地亘古不灭的火炬,相同的人性,辉耀的是别样的灿烂!历代先贤圣哲哦,礼仪昭睦,盛德卓著,万古流芳!

我为世代五峰褚氏而歌。是他们用自己的人生历程谱写了一曲曲拓疆者的歌。一个生命,就是一个跳跃的音符,一个时代的强音,一声时代的号角,颂吟着生命的价值和辉煌,传唱着人生最绚烂的华章!

覃建军  于成都市 四川大学

褚帝锋  于五峰镇

201054

 

一碗水

多年来,我心里总是潜藏着一个叫“一碗水”的地方,它在心里时而模糊时而清晰,隐约地叹息着,以为我已遗忘。昨夜的风大,鼓噪的我不能入眠,索性起来浸在风里,任它吹拂。春夜的四方一片茫茫,毛黑桃似的月亮正挂中天。

这样的春夜月光里,一碗水又是什么模样呢?

在鄂西五峰县的红渔坪,一碗水是最高的山了。山间一个岩洞里有一石碗,无论天旱多久,石碗里总是满盈盈的,清泉汩汩地涌动,滋润一村人。这大概就是地名的由来。质朴的村民,一碗水的恩惠,亦要在口碑里传述。家乡千嶂屹立,风景殊然,但对于山里人来说,山的伟岸和多姿更多意味着生活的艰辛,山民的命运大概就更多舛了。一碗水占据一隅,样子并不另类。

并非土生土长一碗水的我,在四岁多时,因母亲的重病在这里“旅居”了两年时间。一天下午,满空的大雨正酣畅着,幺叔披着个蓑衣踌躇而来。他一夜都和父亲嘀咕着什么,我不太能听得懂,在一片风雨声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幺叔背我上路,他大约很有些吃惊,没费什么口舌我就坦然地和他走了。大概还有一些话语,临行前他回头望着父亲,却什么都没说,两兄弟的告别仪式在默默相望里结束了。路途中老是问他还有多远,他总是说:“快了,快了。”其实由谢家坪到红渔坪,往返靠步行,需两日。中间要翻无数的山,趟无数的河。河最有名的是渔泉河,一碗水,就是它的源头。行至此旅途正过半,它无私的成为我们行程的坐标。在此小憩一会,就着河水吃些干粮,“已走了一半的路了”,幺叔“呐呐”地说。他指定我坐在一平展的石头上,面对着河水愁眉不展。那时河上并无现在的石桥,平时卷着裤脚就可趟过河去。那一日山洪正凶猛,就要借个长木梯搭成桥从上面爬过去。河水滔滔,在肚皮下肆无忌惮地翻腾,凌驾在它头上的我们,却一点气势也没有。现在教学生几何里“中点”的概念时,总是想起渔泉河,想起伏在幺叔背上爬过渔泉河的时刻,想起那时我紧闭着眼,咬紧的嘴巴,想起我心咚咚咚咚跳得快到嗓子眼的紧迫感。

抵达一碗水时,山水已退入夜色中去了。火塘里的劈柴烧得正旺,木板的四壁挂着和家里不一样的奇怪的东西。爷爷将我从背篓里扯出来,用他的衣把我裹得紧紧的,就着火光用体温温暖我的脚。其时正是个饥荒年代,奇怪他们晚饭吃得都很少,幺叔吃得甚至比我还少,笑他的胃小的像个女人。那一夜,总是睡不着,尽是些奇怪的问题,幺叔“哼哼”而答,迷迷糊糊地听不清。房子下牛栏里飘来的青草气息隐约可辨……

于是一碗水的山野里,有了一个陌生人的足迹。

村子里没有同龄的伙伴,和幺叔就最亲近了。山乡的夜晚很静谧,最喜欢和他一起趁着月色去驱赶野猪,看他举着土铳空放几枪,然后砍一堆山竹用干柴引燃,任那劈劈啪啪的脆响回旋在黄昏的山野,如同人生有点声响总是令人兴奋的。白日常见野兔等小东西在荒草丛中奔突,和他怪叫着去抓。在满山的荆棘还开着白色小花的时候,就在算计当地叫“刺泡子”的荆棘的果实,仔细地用树枝围了栅栏保护起来。一日爷爷竟然把它们砍掉了,说是烧“火粪”,我痛哭起来,他们一再保证还有很多,才止住了抽噎,转而去寻其它有趣的东西了。时间,就这样一步步让欢怨沓沓而去。

有没有因想家而哭呢?大概也是有的。但白天里太忙碌,充实的生活或许让忧伤都被埋没了。

学前的功课是在松油灯下听幺叔讲谜语。他总喜欢用谜语来考我,难倒我的不少,但只一次就记住了谜底。厮磨久了,常在他刚开个头,我就说出了答案,笑他“炒现饭”。爷爷嘿嘿嘿一笑,露出几个稀里趴拉山烟熏焦的牙,轻轻地在我脑门上赏一烟锅。“三月出门,八月归家,老得胡子八叉”,是什么呢?捏一个老气的腔调去考村里人。很奇怪好多大人竟不知谜底。两年时间记住了一百来个,在整个村子被誉为神童了。

其实那村子不过十来户人家,有点风吹草动,两分钟就漫过全村了。我并不在意流传的局限性,在全村老少面前挺直了腰杆,犹如学识渊博的人。

        褚绥清(付家堰)摄影

幺叔待我像他的儿子一样。一次,我在山里寻野鸡蛋摔破了头,他背着我去买药,飞奔在十里坡,剪刀岭,梯子崖……沉重的喘息间歇在荒野,回家已是夜半,满身疲惫,他裹着湿透的衣衫未曾洗换先哄我入眠。那一次他病倒了,我仍央他做竹弓箭,他颤抖着双手做得很粗糙,我不满了好长时间。

两年的时光在小孩子的世界里,一晃而过。然而两年的时光在我脑海里留下的烙印,却似镌刻了二十年,或者更长。人一生里,一些地方,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也许没有另一个变化,他就会成为我的“父亲”,将要跟随他一生了。原本被医生宣布只能活过几个月时间的母亲,神奇地康复了。我又回到了从前的家,离开一碗水时,竟有些恋恋不舍。原来的家有些陌生了,经过重大的变故,已家徒四壁。父亲在艰辛中让我上了学,一直读到师范毕业,而幺叔的孩子们,因上学的路太遥远太危险,都未完成学业,或早或迟奔忙生计去了。

幺叔和许多土家山民一样有好酒量。酒后总把做人的道理弄的绵长反复,耳提面命,如同一碗水般向我源源而来。一碗水确是苦寒之地,冬季是最长的季节,早前靠天赐饭,农作物生长缓慢,产量低,八月归来的往往渡不到另一个八月,一村人的生活大多过得拮据。幺叔凭着一副好身板好脸型,娶了一个好媳妇。他是一个老实人,靠体力四方打拼,生活倒是过的像模像样。姑姑们远嫁他乡,爷爷过世后,幺叔积攒了些钱,国家补贴又鼓励,他最后一个从一碗水搬走了。那山村再也没有一户人家,自成了野兽的天堂和冰雪的家。

人们都离它而去,然而还是留下了些什么,在这样的春夜月色中,徜徉在一碗水的角角落落。当年玩过的竹弓箭,如今在哪里漂泊呢?一碗水的水,照样奔流在崇山峻岭,引到山下各家各户安营扎寨;一碗水的水,依然流淌不息,汇入山下的渔泉河,绵延向东一路欢歌……

幺叔一生勤劳,性格豁达,现在已垂垂老矣。儿孙们都不在身边,每一个春节,大概是他最盼望的时刻。今夜,幺叔可曾入眠?

在我们人生的长河里,多少一碗水润泽着你!

褚帝锋    200955

 

 

   

星岩坪名茶基地(照片由褚万彦提供)

宇,

然。

綿,

緣。

(送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龙舟坪一家专营丝瓜清洁产品的企业家。他以丝瓜的丝为原材料,做厨房清洁用具,注册商标叫丝缘。包装盒上需要附上以“丝缘”为题的一首诗。有幸本小诗得到认可。)

涧筠(骄阳荷飘)于成都

  2009年12月31

远眺星岩坪裕安桥

春雨催群山苍翠,桃李遍野竞芳菲,

垄垄茶行造灵境,潺潺泗洋自唱吟。

远眺裕安独孤空,峡外谁知古廊桥,

褚郑捐资王领修,骡马驿道颂庚寅

 

少时直嫌入山深,白发常梦山云林。

日出云中鸡犬鸣,炊烟袅袅一天新,

日伴蝉鸣夜听蛙,挥锄背篓勤耕耘。

游子不禁乡村情,难辨乐园何处寻。

201056

(骄阳荷飘 于成都  照片来自于网络)

           题雪中山茶花

 

瑞雪纷飞洁连天,

山茶群芳竟娇艳;

南国红妆颂风雅,

天生丽质耐寒冬。

               谨慎谦让晓明月,

              腊月风物早知春;

                独能深冬遣诗情,

红霞携梦领春风。

          20100215

(骄阳荷飘  于成都  照片来自于网络)

(照片由褚万彦提供)

 

          

問人世滄桑,望明月,

不必是風雨十年五載;

輾轉年年,月滿了何必還缺?

 愁情牽桑梓,緊鎖眉,

 何須尋夢境千村萬樹?

夜夜醒時,萬裏外家山便是!

——驕陽荷飄     于成都20100126

 

告九泉褚瑞庭英灵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

英雄捐躯,亦为尘埃。

同仁志士,热血山河,

抱憾九泉,英名何在。

 

美恶公正,相许何若?告慰英灵,福荫后来,

血雨已过,撒酒既尽,孰不有古,群山永载!

——覃建军  2010年6月7于成都

(当家谱快要截稿时,在县志上看到关于瑞庭的简短记载,感概而作,补记于此。)

同乡欢聚川大

——记2010年元月3日宜昌、五峰老乡川大聚会

依稀别梦,

故乡去,又十年,

魂牵梦绕倍思乡。

山川依旧,

喜看农家换新颜:

昔日穷山恶水,       

如今变画廊;          

听茶歌飘扬,         

特产名品四海畅销;   

乡村别墅处处,       

家电更新再换车辆;   

笑脸撑开愁海洋,     

得于改革开放。       

与时俱进,千重浪,   

有志青年,           

步步踏在浪尖上!     

四川大学,会同乡,

(右起褚良银、王俊峰、向菡奎、李奎、覃峰五、李友坤、

何晓恒、杨茜、谢刚、王斌峰、覃建军

五峰籍川大学子合影于2008105日)

难聚齐。

乡音俚语,

唤起游子思乡情。

呼朋唤友,

畅叙青春奋斗曲:

莘莘学子争一流,

家乡贤能辈出,

好儿女,志在四方。

走南闯北不沧桑,

只因难忘:父老殷切期望。

欢声笑语趋愁绪,

举杯祝福话未来。

扬眉吐气,

看来年,天堑通途,

来回故乡胜十里!         ————骄阳荷飘  记于成都  2010年元月5

 

虚构的暖意

褚万昭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就一定用它来寻找光明

于是我在难得的糊涂中

寂寞地翻着白眼

虚空的双手 把留有汗臭的茶叶枕头箍紧

如同怀抱三皇五帝腐朽的功绩

聆听那些鼾声时伏时起

带着些许高粱酒的醉意

忘记了秦朝的青砖 汉代的琉璃

露着万年遗风

兀自绕过椽梁的缝隙

剪着西窗被月光衍湿的烛火

冰凉了肌肤,渗入大地

鲜血在宁静中沸腾

是真实的呓语

 

烛光跳跃 倾泻如水般暧昧

黑夜停留,在疗伤、沦陷的记忆里

透过现代城市斑驳的砖墙

我看见父亲的智慧

在深刻的皱纹里凸起

他挥起一柄木把锄头或一把铁制镰刀

在唐朝山火山田的青烟里

煽动挥舞,专注而倾情

人世纠葛,自己也说不清

对于梦靥我只能这么说

它该是宋元的小说,明清的牛鬼蛇神

它终归于尘土,也将归于大地

为给它开脱一辈子的委屈

父亲凭着深刻的智慧

在无端骚动的岁月  惶若儿童的战役里

在逝水流年中

打得硝烟弥漫,云翳四起

山火筚剥作响时,死去的土地里

一只蚯蚓翻动黑色的忧伤不曾老去

父亲上上下下的锄头,刈动的镰刀

配合忧伤者的脚步

一如既往地种植

哪里知道早已烧得面目全非

还来不及发芽的玉米

我揣摩到闪烁着无边的智慧

永远在父亲深邃的目光里

只是他再也看不清,破土而出的方向

无法用肉眼丈量的距离

因为我曾经的世界

开始日渐清晰  从混沌中剥离

(当看到建筑工人挣钱给孩子上学,却领不到工钱,看到建筑工人那无望、乞求的神态,看到那双沾满水泥砂浆的解放鞋,作者想起了父母和父母寄托的希望,有感而发。本诗作于作者的大学时代,修改于2010518日。——编者注)

 

 

以诗歌的名义

褚万昭

不能给生活带来什么

         仅仅占据心灵的角落

            让我回到人性的本真

当我突然要用自己的文字来讨论诗歌和生活的关系时,我茫然了。我找不到任何词语来组成句子表达我对诗歌与生活的感受。所以查看了不少的网页,想在这里面找到一种恰如其分的表达方式来说说我眼里的诗歌与生活,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寻花了眼睛才在一个并不起眼的博客里找到开头的那三句话。也许在了解诗歌的人眼中并不是那么的恰如其分,但我对此却是感到欣喜,其实这就是我想说的。

我翻看着自己曾经记下的那些脆弱的文字,回忆当时纪录这些文字时的心情。我想起曾经和朋友一起完成的一首《摇滚里的宁静》:

舞灯开始疯狂的扫射

酒精迷醉于烟雾缭绕

金发 长发

吉他 鼓架

它们缠绕在一起 狂暴的扭曲

混乱里不知是哪个女人的呻吟

唱一首恶心的烂歌给自己

听那作呕的眼角流泪的声音

摇滚属于这样的夜

 

摩托车嘶哑的喷出愤懑的浓烟

一如摇滚歇斯底里的叫喊心里可爱的小狗

在狂野的灰色世界奔跑

熟悉的音乐与女人似已不在

佛说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神的完美的语言  金光四射

摇滚乐下冲出的速度

在路口飘扬

飘扬出震荡的命运之曲

生命的旋律 缓缓滑过黑色的夜

一颗泪珠  吧嗒在故乡的玉米地里

希望在下一首诗歌

或不再绝望的摇滚里

这是我和朋友在看了电影《北京的乐与路》之后写的,电影讲述的是在1979年出生于北京的一群青年在没有背景的现实里追求自己摇滚的音乐梦想,而梦想又与现实有着强烈的冲突。影片用诙谐生活化的方式急速的讲着他们追求理想过程中的艰难,而且到最后依然留给我们一个失去生命的遗憾结果。朋友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流泪了,我也同样的愤懑。

我无法想像在理想与现实生活的尴尬缝隙里,如何找得出写诗歌的理由与兴致,这仿佛与诗歌带给我们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标准发生着强烈的冲突。我其实不知道佛究竟有没有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样的话,也不知道神究竟有什么样的语言。但是事实是我们写下来了,也许这不大像诗歌,只是把那些与理想冲突的语言找个替身说一下,也许只是一幅诗歌的骨架。这样粗鲁的语言好似只能与那些反叛的摇滚乐相匹配,于是在后来我和朋友重新来看这首所谓的诗时,都异常的平静。朋友说:“当我写一些所谓的诗出来的时候,心里的痛是让我窒息的感觉,只有以那种表达方式才能让我的内心得到暂时的安宁,然后才去继续跨过遇到的困难”。

褚绥清(付家堰)摄影

也许这只是我们眼里的诗歌,在这个以网络为纽带的风靡全球的快餐文化时代,我们的自己的诗歌也被嘲笑为无病呻吟,称之为脱节的文字和断层的思想。我无法找出理由反驳这样的话,在某种意义上,也许强大的时代文化和商业文化已经把诗歌逼到了文学的边缘。网络小说盛行的时代,诗歌已不复存在的价值和位置了。这样的背景下,恐怕诗歌本身也不由地要蹦出一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文字来。

无意反对那些淡漠诗歌的人,文字本来就由得选择。只是今天真正为这个时代需不需要诗歌的讨论而思考时,我也开始觉得诗歌的魅力已经属于残花败柳之流了。这样的局面找不到对与错的根源,这是文字前行到这个时代,人们自由选择的结果,或者说是网络科技,生活节奏变换出的结果。我为之惋惜,但不曾失望,因为我的世界还有诗歌!

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去为曾经辉煌于我国文化史的诗歌正名,也不大可能。艾青说:“生活是艺术生长的最肥沃的土壤,思想与情感必须在它的底层蔓延自己的根须。”这样,我们又何须去在词海浩瀚的中国文字中为它寻找一个支撑呢。事实本身就已经证明,它的支撑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或者阅读,或者书写属于自己的诗歌,来在这个物欲横流,性情浮躁的社会中寻求一份淡泊,一份宁静。诗歌属于喜欢它的个人,属于需要它的人。看似孤独与寂寞的写照,其实暗含着一份默默的支持与喜爱。正如我曾经在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所写下的一样,那里还有臆想的噱头:

我停留在古老的桥头

流连曾经春风得意的渡口

日听燕莺百啭千喋

夜看江枫渔火不眠

羽扇玉蒲

摇落月与清霜

醉红只留呓语:

这不只是盛世与浪漫的大唐

 

曾说一日看尽花开花葬

未尝他年有知湮灭灰飞

笑谈英雄美人花前月下

只见逝水东流还要滚滚

日光流年  曝与指间

衣帛书简开始篆满青涩记忆

千年以后是为爱恨的蛊惑

前世桌上流泪的烛火

今生桥头飘落的残红

我在桥头  不肯回首

那里还有臆想的噱头

   (本诗原名《桥头》——编者补记)

(如今的“裕安桥”

 照片由吴艳丽提供)

 

说不清为什么要用噱头来表达心灵的安定与皈依,或许本身这样徜徉的想像与期待就是一种噱头!而对生活的期待在文字上的缩影应该更是一种臆想的噱头吧!可以说我在拼凑文字,也可以说是在重叠某种意象,这些我都接受。但是永远不能否认的是我可以用那些粗鲁的文字组成自以为是的诗歌,来获取内心暂时的安宁,那么同样可以舒缓地记叙对生活的期待。这就是我以为的诗歌与生活的关系。

当我写到这里时,身边室友笑话我,说我又在这个盲目的文化世界里科学地煽情。我笑了,不置可否,但也一样笑得不知所措。是的,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时代背景下,诗歌和诗人都被讥讽或排挤到了文字的边缘,诗歌的世界的确在慢慢的荒芜或被遗忘。关于诗歌的审美情趣与审美标准都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一样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关于生活的那些事情可以更多的被反映到散文和小说上面,而且那比诗歌直接有力的多。但是事实证明,唯有诗歌才是内心所走向的归宿,才是生活最有意象的寄托。尽管有的诗歌并不总是源于生活本身的事实存在,而唯其如此,诗才给以畅想和自由发挥的空间。

突然脑子里冒出一句似曾相识的话来:以诗歌的名义写自己的生活。回头望了一眼刚刚对我开玩笑的同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的感觉。闭眼微微一笑,管它现实的社会中,诗歌的世界荒芜也罢,被遗忘也罢,我独自以诗歌的名义续写着生活的,臆想的噱头。

评语摘要

  平:诗歌必须写自己的生活。作者坚持认为与生活隔绝的诗歌是不存在的,为了这份坚持呼吁诗人需要具备牺牲精神。

李保均感想式的抒发和阐述自己对诗的感想,并反复联系自己的诗作,加重这种抒发和阐述,文字表达通达顺畅,但细读全文又觉得内容嫌单薄,缺乏深入的论证.

      尘:立论有力,且有感染力!文字感觉也很不错,有才华,有潜力!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